一家美媒坦白:我们报道纽约医院的画面 源自意大利


2月26日,他的呼吸频率不快了,心率也从最快的105降到了90,血气分析氧合指数大于200mmHg,都是好兆头,当天转出监护室,改成鼻导管吸氧。

“王哥,你知道吗,最开始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好,开始我们都以为你要插管呢,一名危重症患者成功出院不容易啊!”

入院第7天,病情忽然加重

告诉他病危的时候,他很平静,问我:

图源:美国《国会山报》

“你基础有甲减,甲减的患者容易合并高血脂,在重病期间更容易出现脂代谢异常,你的结果只高出标准值一点,注意饮食,定期复查就行。”

武汉的樱花悄然开放,这个春天,如期而至。当地时间4月2日上午,中国政府援助哈萨克斯坦的第一批用于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人道主义援助物资运抵最大城市阿拉木图。首批物资包括热像仪、试剂盒、护目镜、防护服及其他医疗、防护设备和用品。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尽管核酸都转成了阴性,肺部的病变依然在进展,他的血氧进一步下降,病情不允许他外出CT,床旁胸片变成了“白肺”,他成为了危重症患者。

对此,美国一些医院的管理人员则表示,采取这些措施是为了“保护病人的隐私”。(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 张健/自述)

另一方认为目前病情虽然恶化,但整体呼吸状态没有继续恶化,在高流量吸氧情况下,支持参数并不是很高,现在进行有创机械通气,开放气道会增加继发感染等问题的可能,可以再给他机会看一看。